现在时间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首 页 >> 文章列表

从陈乐琴“愁城”十二景四屏看鸦片祸害

作者:曲庆玲   发布时间:2011-06-04 07:43:03   浏览次数:796
    内容摘要:伴随鸦片吸食者越来越多,国内鸦片需求量激增,烟毒泛滥成灾。吸食鸦片,不仅严重损害吸食者身心健康,导致社会民风堕落,破坏社会生产;还导致官吏腐败,士兵羸弱,白银外流等一系列政治、军事、经济问题。近代中国烟毒祸害已经成为危及整个社会及国家统治,以至民族生死存亡的重大问题。
    关键词:鸦片;祸害

    近代中国鸦片祸害极为严重。据统计,鸦片战争前经常吸食鸦片的人数约有100-200万人之间,要是包括偶然吸食者,则大于这个数字。到了20世纪初,中国经常吸食鸦片的人数约有一千多万。民国十一年壬戌岁(1922年)清明后十日,沙井龙津居士陈乐琴草绘的“愁城”十二景四屏,就是描绘太原一个好端端京洛少年染上吸食鸦片的恶习后,家境由富到贫,最后沦落成乞丐的悲惨画面,反映出鸦片给吸食者带来的危害,以此警戒世人,唤醒烟迷早登觉岸。十二幅画面具体内容情景如下:
    第一幅: 迷途初步。好端端,太原公子,轩昂昂京洛少年,何来香国觅愁烟,偷枕匡床试玩,一步步初迷于路,入深深渐至黄泉。可怜一片性中天,竟把心肠先变。第二幅:贻父母忧。 不念高堂白发,箕裘望切娇儿,忍教扶杖泪沾衣,还不床前抛弃,纵使匍阶承顺,终妨未断情丝,最难口是而心非,翻出风流异地。第三幅:兴尽悲来。烟气吸清芬,对着红裙琵琶响板闹纷纷,吹一口时还一口,三五成群,动辄个中文,日夜殷勤,为何难舍又难分,转盼床头金已尽,叹息常闻。第四幅:痴成产败。卖尽田园不断根,笔下销魂,乱鸦愁杀室中人,局外有谁怜悯,红炉一炼化为尘,烟已无痕,产已无痕,只因湘管度晨昏,成个庸流末品。第五幅:置若罔闻。更不念妻与儿,生也难离,死也难离。一声苦劝一声悲,榻畔泪交飞,何一味醉如痴,哀也未知,哭也未知,一灯挑罢一灯思,神息半酣时。第六幅:积怒生愤。怒呶呶,满胸悲愤起钢刀,剖破湘君,可怜一柄相思棍,积满愁人恨,怕甚么谈朋笑友,顾甚么镜破钗分,玉灯脂盎碎纷纷,怕尔不回心止瘾。第七幅:甚于饥渴。一叚已到奈何天,禁不住神惛倦,捡残膏尚有几分缘,灯花催放眼花前,一副心肠望断,饥渴为心害,阻不住口流涎,顾枕烟,何暇顾厨烟,得观灯影快如仙,那计铺排体面。第八幅:妻号子哭。忆昔锦衾角枕,而今尺地悲凉,难为妻子眼前看,弄出形骸这样,一对啼饥口,哭双双,骂双双,妻子无辜,肯同死丧,无奈别离何,两片魂飞天上。第九幅:空如悬磐。几日病恹煎,夜不成眠,洋烟断绝变厨烟,太息家空无一物,四壁萧然,□甚讨烟钱,可是当年,无衣无食债连牵,顾影孤寒愁默默,自也生怜。第十幅:自贻伊感。前快活,后迍邅,怎计如今一叶烟,顾视几番徒太息,只因自好不堪怜,思往事,记从前,饮食丰饶富万千,一自瘾成家渐替,尚无转计待何年。第十一幅:无以为家。不自欷歔,自问何如,原有家,到底空虚,休堪题也,难赋归兴,叹一时间数口瘾十分愚,食也无余,着也无余,到如今不比当初,蓝怜耳硬,屋让人居,愧舍田园,依石坦作吾庐。第十二幅:究竟如斯。雪飘飘,西北风紧,赤条条,孑立魂孤。面自乌猿黑,肢骸病鹤癯,欲撑残骨济须臾,那处天涯亲故。想当初,何等人也,到如今,辙呼仙乎眼前不醒悟,身后枉嗟吁。悲尽家居,借问谁能堪此。 
 “愁城”十二景四屏只反映了当时众多吸食鸦片中的一位,社会上因吸食鸦片而卖妻儿、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例子比比皆是。早在雍正六年(1728年)十一月初六日,广东碣石总兵苏朋良在《奏陈严禁贩卖鸦片以拯民生折》中就指出:吸食鸦片“初吸之时,晕迷似醉,身体颇健,淫荡非为,更难枚举,是以少年子弟易坠其术中。迨至年深日久,血枯肉脱。”吸食鸦片严重毒害了身心,大量吸食鸦片会产生生理上和心理上的依赖,严重损害吸食者的身心健康,使人面目黑瘦,精神萎靡,形体瘦弱,乃至葬送性命,正所谓“竹抢一支,打得妻离子散,未闻枪声震地;铜灯半盏,烧尽田地房廊,不见烟火冲天。”另外,有句民间歌谣:“大烟是杆枪,不打自受伤。几多英雄汉,困死在烟床”,也很好地形容了吸食鸦片的危害。
    鸦片是由罂粟蒴果上割取的汁液加工而成,又名阿片、阿芙蓉、洋药、土药、烟土、大烟等。鸦片中含有罂粟碱、吗啡、那可汀、可待因、蒂巴因等多种生碱类物质,对人类、动物的中枢神经有较强的麻醉作用,是一种天然毒品。其中,吗啡约占10%—15%,具有提神、止痛、止咳、镇静作用,服用过量则会出现视觉障碍、呕吐、下痢、出汗不止、战栗、抽搐、神经痛等严重病态;那可汀约占3%,具有消除疲劳、扩张血管、止咳等作用,服用过量则易成瘾癖;可待因约占1%,用于减轻疼痛的麻醉剂,服用过量则对中枢神经系统造成破坏;蒂巴因约占0.2%,有剧毒,对中枢神经系统有剌激作用,可导致严重痉挛。使用者对鸦片一旦成瘾,难以戒除。
    吸食鸦片除了毒害身心、破坏个人及家庭幸福之外,给社会及国家带来的其它祸害也尤为显著。
    其一,鸦片吸食者越来越多,导致社会民风堕落,道德沦丧。随着鸦片走私日益严重,烟毒泛滥成灾,到19世纪30年代,中国社会几乎各个阶层的人都染上吸食鸦片的恶习。上自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妇女、青少年乃至乞丐,“随在吸食,置买烟具,为市日中”。鸦片烟毒弥漫全国,城乡各处烟馆林立,“无论山乡僻壤,甚至不成聚落之地,操此业者必有数家,入其室横陈其间者,曾无虚榻”。鸦片烟尤为风俗人心之害,烟膏店专门开辟烟室,设置烟榻,置备烟枪、烟灯等多套考究的烟具,并配置二三名漂亮的妓女,满足瘾君子瘾、淫二欲。“无赖恶少,群聚夜饮,通宵不寐,淫欲作乐,遂成风俗。”正是当时吸食鸦片之风盛行,社会民风堕落,道德沦丧的深刻写照。另外,还有些鸦片吸食者不仅私食鸦片,而且还“窝顿娼赌,捏造假票”,作出种种不法行为,社会风气遭到严重影响。
    其二,鸦片吸食者越来越多,丧失大量劳动力,严重阻碍社会生产,破坏社会稳定。社会各阶层包括手工工人、小商小贩、车夫轿夫、水手、农民等劳动者都染上了吸食鸦片的恶习,他们把大量资金、钱财花费在吸食鸦片上,影响了手工业、商业等社会正常生产。吸食鸦片导致家破人亡的人也容易铤而走险,危害社会,破坏社会稳定。学者陈灃曾愤怒写道:“请君莫畏大炮子,百炮才闻几人死!请君莫畏火箭烧,彻夜才烧二三里。我所知者鸦片烟,杀人不计亿万千。”由此可以看出鸦片烟毒弥漫中国,给社会生产力带来的严重摧残和破坏。有些鸦片吸食者甚至沦为盗贼,“至家业荡尽,称贷无门,即相率为盗。是厦门、台湾盗贼之盛者,皆由于鸦片之根源。”鸦片贻害地方,给社会安定带来了严重危害。
    其三,鸦片吸食风气的流行,导致官吏腐败。在整个社会吸食鸦片者当中,尤以衙门中吸食最多,如幕友、官亲、长随、书办、差役嗜鸦片者十之八九;不少地方官员不仅自身吸食鸦片,还与不法商人狼狈为奸,共同开设鸦片烟馆,牟取暴利。刑部官员奏报说:“现今直省地方俱有食鸦片烟之人,而各衙门为尤甚,约计督抚以下文武衙门上下人等,绝无食鸦片烟者甚属寥寥”。由此可见,在国家机关中吸食鸦片的程度最为严重,加深了封建政权的腐朽性和寄生性。不仅官吏吸食鸦片,伴随鸦片走私愈演愈烈,地方官吏和缉查人员包庇鸦片走私活动也成普遍现象。稽查人员查获“十百而报一二,夺人之禁物而鬻之”。其中,尤以广东水师副将韩肇庆最为出名,他“专以护私渔利,与洋船约,每万箱许送数百箱与水师报功,甚或以师船代运进口”。马克思曾说过:“浸透了天朝的整个官僚体系和破坏了宗法制度支柱的营私舞弊行为,同鸦片烟箱一起从停泊在黄埔的英国趸船上偷偷运进了天朝。”中国海关人员和地方官吏被鸦片贩子的重金腐蚀着,政治腐败现象日益严重。
    其四,鸦片吸食风气的流行,导致士兵羸弱。军官士兵吸食鸦片烟,战斗力明显削弱。鸦片战争时,清军遇到英军,一触即溃。军队作为封建统治阶级的暴力机器,腐败程度如此严重,从清朝的统治立场看,是最为严重的事情。道光十二年八月二十六日,湖广道监察御史冯赞勋在《奏请严行查禁弁兵吸食鸦片折》中提出:“鸦片烟之为害,食之在兵,则筋力疲软,必至营伍废弛,操防巡哨有名无实,所关于武备者更大。近日粤、闽、云、贵、川、浙各省兵丁吸食鸦片烟者甚多,即将弁中食者亦复不少。以故相率效尤,愈食愈众。将不能禁弁,弁不能禁兵,远近成风,恬不为怪,无事则偷安懈怠,有事则孱弱不堪。”道光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道光帝在《因兵丁吸食鸦片致使连州进兵不能得力著重处李鸿兵等上谕》中指出:“平日废弛营务,致兵丁吸食鸦片烟,临事不能得力,平素毫无整顿。”道光十八年八月,林则徐在《钱票无甚关碍宜重禁吃烟以杜弊源片》中也提出:“若犹泄泄视之,是使数十年后,中原几无可以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军人吸食鸦片带来的后果已经严重威胁了清政府的统治。
    其五,伴随鸦片贸易的迅速增长,白银开始以惊人的比率流出中国,直接导致了国库亏空和民生困顿。鸦片不仅像鸠毒一样害人,而且耗银甚巨,造成白银大量外流,国内出现银荒,银贵钱贱,国库空虚,严重扰乱了中国的经济生活。再者,农民以铜钱折合银两来交纳赋税,等于增加赋税两三倍,这就加重了人民生活的负担。湖广道监察御史冯赞勋在《奏陈夷人夹带鸦片烟入口积弊请饬查严禁折》中指出:“查烟土一项,私相售卖,每年纹银出洋不下数百万,是以内地有用之财,而易外洋害人之物,其流毒无穷,其劫财亦无尽,于国用民生,均大有关系。”
    由此可见,鸦片给中国带来的严重祸害,正如著名学者、中国近代启蒙思想家魏源所描述的:“今则蔓延中国,横被海内,槁人形骸,蛊人心志,丧人身家,实生民以来未有之大患,其祸烈于洪水猛兽。”孙中山先生在《为禁绝售卖鸦片致伦敦各报书》中也指出:“鸦片为中国之巨害,其杀吾国民,甚于干戈、疠疫、饥馑之患。”在近代中国,烟毒祸害已经成为危及整个社会及国家统治,以至民族生死存亡的重大问题。
                            
    【参考文献】
    王宏斌:《禁毒史鉴》,月麓书社,1997年版,第88页。
    王宏斌:《清末新政时期的禁烟运动》,《历史研究》,1990年第4期。
    马模贞:《中国禁毒史资料》,天津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4页。
    齐思和:《黄爵滋奏疏许乃济奏议合刊》,中华书局1959年版,第69页。
    《论中国社会之现象及其振兴要旨》,载《东方杂志》,第1年12期。
    《巡视北城御史善年等奏为盘获窝家搜出鸦片烟物折》,马模贞:《中国禁毒史资料》,天津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19页。
    陈灃:《炮子谣》,引自《三元里人民抗英斗争史料》,第307页。
    《奏陈严禁贩卖鸦片以拯民生折》,马模贞:《中国禁毒史资料》,天津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4页。
    中国史学会编,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鸦片战争》(一),上海书店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1955年版,第436页。
    梁廷楠:《夷氛闻记》,中华书局1959年版,第9页。
    魏源:《道光洋艘征抚记》,(上)见《魏源集》上册,中华书局1983年版,第169页。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第26页。
    马模贞:《中国禁毒史资料》,天津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45页。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鸦片战争档案史料》(第一册),天津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第130页。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鸦片战争档案史料》(第一册),天津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第361页。
    《奏陈夷人夹带鸦片烟入口积弊请饬查严禁折》,马模贞:《中国禁毒史资料》,天津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31页。
    魏源:《道光洋艘征抚记》,(上)见《魏源集》上册,中华书局1983年版。
    

    The Opium Harm From a Comic Strip “Twelve Scenes of a Gloomy City”  by Chen Yueqin
     Qu Qingling
(The Opium War Museum  GuangDong  DongGuan 523900)
    
    Abstract: Along with more and more people smoke opium, the demand of opium surged quickly in China. Opium smoking was not only create physiological and psychological dependence on opium, lead to social morals fail and destruct the social prodution, but also lead to official corruption, soldiers weakened, silver outflow and so on. Opium harm became a great problem to threaten social and national rule and even national survival in modern China.






请填写详细信息发表评论
评论名字: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验证字码: 验证码

Copyright ©2017    嘉图论文检测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